• 法国华人时尚媒体…>>
  • 坐落在时尚之都巴黎,解读时尚趋势,启发搭配灵感…>>
  • 关注Twippo:微信微博
博文精选
难忘美好时代 设计师也疯狂
难忘美好时代 设计师也疯狂

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女装,讲究纤细合度的体态,图为Dior先生故居展演的经典服装展作品。

常挂在嘴边的美好时代(Bell Epoque),在欧洲历史占有一定地位,亦如字面的涵义,夜夜笙歌的生活景象,引人心生向往,不仅常被文字工作者挪来引用,电影名著也少不了以此做为灵感,更何况的是服装设计。在19世纪末到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光辉岁月,创造了如莫奈、雷诺瓦等名家画作,高级定制时装屋林立,更开始使用时装设计师这一名称,别与“裁缝”那充满社会地位的名词别号。Paul Poiret就是当下代表设计师人物。Christian Dior知名的New Look缪斯灵感也来自于美好时代的想象,辗转影响后来的时尚史,遑论其他细作对美好时代的憧憬,在每个季度风韵犹存。 

19世纪末的女性衣着,仿佛快要折断的细腰是当时强调的特色,马甲彻底束缚女性,即使是骑自行车也要忍受此等不便。

美好时代,一词由来是后人对1895年到1914年间法国、比利时地区历史的惯称,形容当代经济、文化荟萃繁华的年代,纸醉金迷、奢华意象弥漫整个欧陆生活圈,各行各业人车鼎沸,而高级时装更是为服务上流社会而诞生,询问度随之攀升,连带促使时装演讲在这一段时期极为活络。不过也有历史学者认为美好年代是从1901年开始,也有将时间点往前推溯,自1871年普法战争时期开始算起,并与美英同期重叠文化做一比较。19世纪末美国结束内战,经济崛起,被称作镀金时代(Gilded Age 1878-1889),大西洋岸的应该则处于维多利亚末期和爱德华时代,处三方鼎立的文化景象,但三方文化都相互较劲,可归功于第二波工业革命排山倒海于世界各地发酵,包含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国都受到了莫大的收益,尤其是19世界末的科技运用带来新的商品、新的生产方式,中产阶级成了经济起飞的焦点,攀升的经济契机奠立了艺术、文化甚至时尚设计工业最重要的金源命脉。其中新艺术运动即是同期产物,由英国艺术家威廉莫里斯率先领头,于各地开花,甚至成为日后设计重要灵感来源,影响颇深。 

Franz Xaver Winterhalter的1885年油画作品《The Empress Eugenie Surrounded by her Ladies in Waiting》

随着经济苏醒壮大,世界博览会由此诞生,1851年由英国推动第一届,当时有万国博览会之称,目的在于各国工业科技交流,同时宣扬主办国的强大势力,简介促进贸易发展,也因为成果丰硕,改由各国际城市争相轮流举办。与美好年代时间重叠,堪称是法国历史演进的重要关键,1889年在巴黎举办的世界博览会,期间埃菲尔铁塔落成,庆祝法国大革命百年纪念日。顺势拉拢法国的经济势力,在当时无论是北非扩张版图或国内工业发展蓬勃,法国在出口方面有不少斩获。然而和时装有关,可以追溯至同时代歌舞剧。芭蕾舞演出备受上流社会青眯,好比是红磨坊剧场是当下人气场所。所谓佛要金装,人要衣装,演出演员为了吸引富商注意,需要更为华丽的服饰,参与娱乐盛会的上流名媛富绅需要高档服饰配件,许多为上层阶级服务的时装设计工坊也随之诞生。 

当时杂志将女性穿着华丽的style画成画册,左为1883年的Harpers Bazaar,右为1894年的Journanl Le Printemps

这时间有不少设计师纷纷冒头,具代表性也堪称是奠定以个人名义设置时装设计工坊的,首推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,他还首创如现今的时装发表,真人演绎。英国出生的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 13岁开始就在伦敦的纺织公司当血蹄,花了整整7年摸透布料特性,因为喜欢女装,只身前往巴黎圆梦,又花了13年时间在布行的时装屋学剪裁,1858年和好友兼同行成立Worth Couture开始女装设计。 

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的女装秉持着S型线条,强调女人腰线

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所塑造的线条是典型的19世纪末女人轮廓,束腰裙撑样样来,标准的S型,A型曲线,腰要纤细臀部要翘,越繁复华丽的织料,越复杂的垂坠装饰,越受欢迎,简直将过去的宫廷风搬上台面,甚至保留宫廷贵族最爱的摇拽裙摆。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为了突显奢华感,试图以层叠的布料蓬度取代传统的裙撑,受到无数上流女性的爱戴,纷纷穿着出席各个公开场合,不过最爱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的却是那群舞台剧演员,包含Eleonora Duse,Sarah Bernhardt,不管是舞台演出戏服,或是现身晚会公开活动,都极尽华丽抢眼,对于布料用多高档就多高档,引起的不仅使媒体,连上流贵妇都想模仿。而这只是美好年代的前端,接续其后的Paul Poiret(1879-1944)又带来另一高潮。 

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的设计迷恋马甲胸衣与裙撑,如右图显示女装裙摆,尽管拿掉箍架,反改用大量皱褶重叠的布料代替,即便时光愈接近1900年代,少了褶皱累赘,还是可看出对纤腰翘臀的极端诉求。

呼应20世纪初期女性意识逐渐抬头,女人开始懂得追求自由,决定抛弃束缚身体的马甲胸衣,响应这一风尚的 Paul Poiret解开了胸衣,不再局限于19世界末的S型轮廓,有意思的是Paul Poiret所经历的年代仿佛是时装演变时光机,1903年成立时装定制工坊,依循古希腊飘逸长袍衫,赋予女性更为便利的行动,之后1910年又逢东方主义实行,紧接着俄罗斯芭蕾舞团在巴黎绽放光彩,芭蕾舞者华丽鲜艳的舞服迷倒众生,Paul Poiret转向柔和东方元素,服装上出现大量的东方意向,日本和服剪裁,装饰花卉图腾,流苏羽毛珍珠刺绣与金锣绸缎,无所不用其极,尤以上宽下紧的袍衫长裙颇为轰动。 

Paul Poiret揭开了女人的胸衣,也对东方文化感到迷茫,1910年,出现不少以东方国家为背景的衣着设计。

除此,俄罗斯芭蕾舞团的“一千零一夜”促使Paul Poiret又想出新创意,援用东方阿拉伯民族传统服饰元素,哈林裤,穆斯林头饰等令上流人士为之疯狂。他在公开办时装发布时,还宴请宾客一边享用大餐一边欣赏时装走秀,之后还大方宋宾客高贵礼物,主题定位“一千零二夜”一连串东方华服促使巴黎相关名流跟风。其中由Diaghilev主导的俄罗斯芭蕾舞团,因为舞服太过吸晴,促使许多时装设计从中寻找灵感,以时装演进来看,当时装导向芭蕾舞衣,美好年的的影响可宣告退烧,以历史脉动评断,1914年爆发第一次世界大战,男人上战场,女人需要缩衣节食过日子,过去纤细腰身,装饰不俗的典雅装扮,转变为男人样。 

Diaghilev主导的俄罗斯芭蕾舞团,在巴黎的演出因鲜艳华丽的舞服,备受设计师喜爱,从中发想新装,也因为受芭蕾舞启发,美好年代那19世纪末的传统胸衣服饰日渐式微。

其实,影响美好年代,或者可称渲染美好年代那雍容华贵的衣着,可以归咎为1900年巴黎举办的第五届世界博览会,期间更适逢奥运会举办,开启1906年后帝政风格的服装设计师Jeanne Paquin在当时操刀世博时装区展览,罗列了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,Jacques Doucet等华服,进而将法国当代工艺与定制时装宣扬至全世界,因为媒体啧啧称奇,顺势哄抬19世界末的经典结构,当中势力不可小视。除此,上述Paul Poiret与 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在衣着设计上的丰功伟业,至今备受学者与时尚粉丝探究之外,Jacques Doucet(1853-1929)、Jeanne-Marie Lanvin(1867-1946,Lanvin的创始人)等在那阶段也是受瞩目的设计师人选,其中Jacques Doucet崇尚的也是美好时代19世纪末的女装格调,他更着重晚礼服表现,诉求标准贵妇装,可谓是经典设计代表,但惋惜的是一次大战后,19世纪末胸衣束腰衰退,他也无心跟进新时代时装潮流,遂于时装界止步。 

Jacques Doucet的服装仍留有19世纪末的影子,可奢华用料程度较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保守腼腆许多。

而这19世纪末以来的女装轮廓,让后来的设计师们纷纷争相借鉴。最为明显且对后备影响最深的是Christian Dior的New Look,诞生年份虽于二次大战之后,隔了数十年光景,但对于他而言,母亲所生长的那个年代就是19世纪末,充满着无限美好,对艺术人文也罢,甚至是在女装创作方面,都极力推崇。为了忘却战争迫害怀抱希望,Dior先生更希望透过服装来展现新生活新气象,因此19世纪末美好时代的时装风格成了最佳取经对象,无保留的使用大量布料打造皱褶纹理,将Bar Jacket西装夹克在现代结构下融入因马甲束腰的纤细腰型剪裁,离地40公分,露出脚踝以层层皱褶缝制的百褶裙营造丰臀的效果,如花苞婉约体态的NEW LOOK带动战后女装新巅峰,而以New Look为发展的众家设计如雨后春笋,不断涌现。 

Dior对美好年代相当怀念,New Look也是从中发酵得来

John Galliano于Dior接任期间,本爱华丽的他自是无法放过美好年代的衣装,除了Bar Jacket的新诠释,亦试图带入宫廷繁复皱褶,纤细合度的体态,不时充斥在高定系列,2003年秋冬搞定弥漫浮华精神,融合英国爱德华时期的衣着特性,摆弄着大量裙皱处理,他厉害的地方在于很会混搭各种时代,异国氛围,华丽的hobo也好,甚至中性轮廓,他都有办法全数整合吐露最终精华。 

Dior的高定系列无论2005年秋冬高定(左)与2003年秋冬高定(右)在John Galliano手中仍保有对过去的缅怀。

另一个迷恋马甲翘臀的Jean Paul Gaultier,自是不会错过Charles Frederick Worth留下的美好作品,在众多高定与成衣系列,从80年代出道至今,衍生多种版本,S型婀娜多姿的线条融合波西米亚的流浪姿态,他小心拿捏轮廓,同时不忘他不羁前卫的创作概念,过去美好时代的女装是传统与保守,而Jean Paul Gaultier却爱马甲外露。另外,该时期最时兴的层叠皱褶,设计师也充分使用在为芭蕾舞台剧的剧服创作上,只是那服装并不全给女性,男演员也一并穿上用雪纺,丝绸层层堆叠出波浪皱褶,却刻意凸显性征的夸张服饰,美好年代的婉约优雅形象也在此变形演变。 

Jean Paul Gaultier 2011年春夏高定(左与中)与早期的舞台戏服(右)运用大量需方抓皱处理,制造裙撑遐想。

爱上美好年代者,黎巴嫩设计师Zuhair Murad在高定方面也有从19世纪末汲取灵感,2006年秋冬融合了舞台剧芝加哥和19世界末到1900年初期的服装特色,同时呼应着设计师向来强调高定华丽质感,施华洛世奇水晶坠饰,贴近早期上流名媛出席社交场合形象。Alexander McQueen虽本着英伦精神,多数援用维多利亚时期或都铎文化背景,但别忘了法国人尊称的美好年代,恰好与英国的维多利亚时代末期时间重叠,而已故的设计师到现任的Sarah Burton依然或多或少对纤腰体态有所钟情,从1990年代已降到最近的2012早秋或2013秋冬,马甲胸衣与New Look花苞剪裁,hold住细腰翘臀轮廓。尽管现代女人讲究自由,不爱被包的紧绷像绑肉粽的穿衣STYLE,但能强调腰线完美似乎永远不嫌麻烦,也或许19世纪初的衣装现在看来,有些笨拙,若能抽取各种优点,依然能激发无限的灵感。 

左起Zuhair Murad 2006秋冬高定、Alexander McQueen 2012早秋与2013秋冬系列


编辑:孔雯

原文链接:难忘美好时代 设计师也疯狂

Nike Air Flight Huarache

(1)

本文发布于:2013-07-07
跟好友分享你的品味
同类型文章
  • 封面

  • (1)
  • 惟有记忆所抚爱的一切再也不会有任何改变,它早已经凝结在匆匆流逝的时光里,是人间唯一的永恒。